媒体谈首都经济共同体:首先加快区域综合交通体系建设

发布时间:2014-04-23

  通过跨行政区域的资源整合和功能协作,打造“首都经济圈”,只要科学布局,合理规划,并在实施过程中扎实推进,不仅能有效缓解包括拥堵在内的首都城市病等问题,还能带动整个区域协同发展,使之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

  “政治副中心”的传闻和辟谣对保定城市功能定位的议论也许是忽上忽下,但最近一则确定无疑的官方消息则让保定的发展前景鲜亮起来。

  国家发改委近日在官方网站正式表态,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研究编制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相关规划,规划范围包括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规划将根据编制工作进展情况适时出台。

  国家发改委的这个表态,将当下众说纷纭的京津冀发展蓝图锁定在“经济圈”。

  在我国现有的三大城市群布局中,珠江三角洲地区和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国家级规划方案,已分别于2008年和2010年相继推出。而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规划的即将出台,将填补京津冀地区的空白。

  相较于其他两个地区,京津冀在历史上的相互依存度更高,从明代的京师到清代的直隶,再到民国时期的河北省,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河北省,这个区域的行政归属历经数次分分合合的调整。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和天津成为直辖市。这说明,京津冀在经济发展上有密切联系的传统和历史惯性,这也奠定了首都经济圈一体化的可行性。

  从国家层面编制首都经济圈规划,引导区域发展,有较为成功的国际经验。

  以东京为例,东京都市圈从一开始就注重从国家层面的规划引导,截至目前,已制定(包括修订)和实施了5次综合开发规划,形成包括区域规划与城市规划在内的较为完善的规划体系,对东京首都圈经济发展和空间布局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而且,为推进东京都市圈建设和发展,日本大约每十年修订一次“首都圈规划”,根据国内外情况的变化,适时作出相应的调整和完善。

  但是,在推进首都经济圈一体化的过程中,必须因地制宜,找到适合本地区发展的新思路。

  就京津冀地区而言,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是一体化进程中最大的拦路虎,除了典型的城乡发展不平衡之外,较为突出的是城市间的发展落差,即大城市与小城市发展不平衡。除北京和天津这两个大城市以外,次级城市发展明显不足,中小城市发展对周边地区的辐射能力比较弱,城市发展体系布局不太合理。

  从GDP总量看,区域内的城市大致有三个层级:北京、天津属于第一层级; 石家庄、唐山、保定属于第二层级,其余城市属于第三层级。

  这种区域内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造成城乡二元格局和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供给不平衡,严重影响该区域中小城市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换句话说,京津冀都市群内的中等城市和小城镇吸引力较弱,导致人口向北京等大城市涌入,引发人口的无序流动和不合理分布,造成城市病问题越来越突出。

  因此,在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创新中,务必以地区协调发展为主,以经济辐射、经济转型带动区域其他要素的推进,其中包括人口、就业、产业、社保等各要素的流通。同时,形成合理的区域职能分工,建立规模等级合理、职能结构明确的区域分工体系,以增强整个区域的整体实力和综合竞争能力。

  当务之急是加快区域综合交通体系建设。方便、快捷的交通网络体系,不仅是推动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硬件基础,还是提高区域经济发展速度和效率的推动机。

  同样以东京都市圈为例,在其历次综合规划中,区域交通规划均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可以说,交通是引导东京都市圈优化空间结构的重要手段。比如,东京环市中心的轻轨线把都心和几大副都心连接起来,并以副都心为起点,呈放射状向近郊和邻近中小城市延伸,加快了东京高端资源要素向周边地区扩散,并促进了东京都市圈空间结构的优化。

  概而言之,通过跨行政区域的资源整合和功能协作,打造“首都经济圈”,只要科学布局,合理规划,并在实施过程中扎实推进,不仅能有效缓解包括拥堵在内的首都城市病等问题,还能带动整个区域协同发展,使之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

 

 

版权所有©  2014-2020 「BUSTEC 国际客车技术展」   沪ICP备 18043155号-10    沪公网安备 31011302004807

上海客车展会国际客车展2020上海国际客车展览会